亲,欢迎光临读趣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秦素玉接到姑姐的电话后,判断出,家里应该没啥事情发生,不然李俊华就没精气神做店了,不过也不错,不管挣不挣钱,先做了,回头回静东了,自己也可以去看看,多条路的收入,比死工资活分,现在总不能再跟父母要钱补贴自己,父母年龄大了,挣钱不容易了,而且俩妹妹读大学要花钱,将来结婚也要花钱的,如果不回静西,估计需要的钱更多。

秦素玉如今不希望妹妹们回静西,经历多了,见识多了,自然日子就会不同,生活也不会像自己一样,困在静东和静西,一点点的涟漪却来自家庭内部不是什么大事的矛盾,但是很磨人,也膈应。

秦素玉已经和大姨谈好了,诺诺五个月的时候,大姨就会来家里,帮忙全天的带诺诺,并尝试着喂奶粉和辅食,母亲退二线后,也可以尽量回归家庭,学着照顾孩子和家里,不然俩妹妹婚后,万一也赶上一个孙兰香,不就傻眼了?难道都等着大姨帮忙?以前工作忙,没话说,如果母亲退了二线,再苦等大姨,这也是不对的。

等过两年父亲也退二线了,秦素玉甚至想,自己家也干脆开个店得了,那时候诺诺也大了,去幼儿园或上学了,大姨、母亲、父亲再找个人帮忙,顶一个店面应该是没问题的,只不过不知道父母的意思如何,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,不过成功的机会也是很多的。

秦素玉畅想着美好的近期未来,跟女儿说着话,诺诺越来越招人喜欢,自己去工作了,恐怕会比女儿更难过。

李俊奎从初二走了以后,只打过俩电话,也没聊什么事情,秦素玉也不多问,她不想过多的介入婆家的事情,除了内耗精力和感情之外,没啥有益的收获。

说她冷血也好,说她没融入也罢,秦素玉目前只想过好自己的产假生活,上班后,如果再有矛盾,自己干脆住宿舍里或家属院去,至于李俊奎,随便他住哪里都可以。

如果林雅芝知道弟媳妇的想法,会不会惊掉下巴?绝对的与众不同!也惊世骇俗!

秦关山听女儿说,姑姐预计做服装,而且是那种融合式的组合柜台,觉得不错,建议她有空了可以去看看。

“素玉啊,你现在没啥事儿,你大姨也有空,我建议你去学个车本,回头啊,可以悄悄的开我们的车,或者给你倒腾个旧车,来回跑着也方便。”秦关山的角度,总是和一般的父母不同。

“老爹,不是可以找人整个本子下来?”秦素玉惊讶。

“虽然本子能给你整来,你也不用去学,但是总归是你自己要开车吧,难道还让别人帮你上路?”

“那这样行不行,你给我整本子来,我去学车,不考,行不行?”别说,秦素玉的脑回路也不同。

“中,我给你找人整本子,也给你联系个师傅学车,两下一起做。”

当蒋兰荣和蒋兰娟知道父女俩的安排时候,也同意,还催促抓紧时间去做,估计她们姐妹俩,恨不得一时本子来了,素玉也会开车路上跑了。

当然了,本子可以下的快,但是上路,未必能快的,不经过经验的积累,秦关山都不舍得让闺女独自开车的。

而且他都不敢自己教女儿学车,怕自己训斥不是,不训斥也不是,想当初自己练车的时候,给他开车的老马没少挠头和嘬牙花子。

秦关山给女儿找了个单位的女司机教她,姓安,四十多岁了,开了十多年的车了,技术老练,关键是女的,两人学起来比较方便。

于是,秦素玉开启了类似上班的生活,早上喂好诺诺,就把闺女交给大姨,自己骑车去找安师傅,中午十一点,骑着自行车回家,给诺诺喂奶,陪着诺诺睡午觉,醒了之后再喂一次奶,又去学车,五点左右再回来。

连着学了一个月,用安师傅的话说,秦素玉完全可以上路开着走了,但是细节的东西还得自己慢慢摸索,积累经验后,再提高自己的应对能力和反应速度。

本子下来了,也能上路了,秦素玉带着秦关山在县城外周车少的地方溜达了一圈,秦关山表示还行,但是说必须他跟着才放心,逗得秦素玉大笑,貌似她好久没有如此纯粹的高兴了。

“老爹,你坐副驾,不担心你自己吗?”秦素玉逗老爹。

“我担心你,也担心你妈,所以宁可我坐副驾驶的位置陪着你!”秦素玉听了,很想哭。

“别多想啊,素玉,我想将来你也会如此对诺诺的,这是为人父母的本分。你现在能上路了,等你姑姐他们开业了,你开车带着我和诺诺还有你妈和你大姨一起去看看,给他们壮壮世面。”

“嗯,回头我跟我姑姐说说,她肯定很高兴。”

“你可以穿上从广州那边带回来的衣服,给她站站台,诺诺打扮的也漂亮点。”爷俩说着话,计划着行程。

“对了,记得跟小李说,到时候他不用过来了,你们去店里可以待一天。还有啊,他的摩托车会骑了吗?”秦关山觉得这个姑爷,有点笨。

“嗯,回头他来电话了,我告诉他。提醒他多去店里帮忙看看,不能跟个傻子一样啥都不问。”秦素玉想都不用想,李俊奎肯定没去帮忙,因为李俊华一句话都没提。

李俊奎也没闲着,他今年可以做初级职称评定了,需要准备资料,主要的是需要考会计法,目前正在背相关的知识。

李俊华和高行远去北京之前,又把丫丫给林雅芝送了过去,还说趁着林雅芝没开学,还能“奴役”几次。

俩人半夜跟车去了北京,到服装批发市场的时候,高行远说先给丫丫买两套衣服、给李瑞林也买两套,然后再去进货,俩人挤在人群里,看着人山人海的柜台前,又是热血澎湃的一天。

李瑞林的两套是不打折扣的两套,而丫丫的两套变成了四套,害的李俊华批评高行远,“这幸好不是卖童装,不然还不是只卖女童装让你闺女穿?”

“你还别说,早知道就真的卖童装了。”

俩人盘桓将近一天,控制着量,把货都进好了,打好包,等着原车返回静东,啃着面包,俩人就乎着喝一瓶饮料,坐在那里,等车,脑海里是如何如何挣钱的美好明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