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读趣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读趣网 > 其他类型 > 相知岂在多但问同不同 > 第281章 深入虎穴 雀占鸠巢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苏和谢过安杰师父,心中的担子稍稍轻了一些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苏和更加刻苦地跟着师父修炼,他希望能够早日成长,不负师父的期望。

而云朵也一直陪伴在他身边,给予苏和无尽的温暖与支持。

七七四十九天终于过去,该到了云朵和苏和出师的日子。

安杰知道第二天苏和就要离开天涯阁回到自己的部落去。

在这段时间里,安杰和苏和通过接触,更加知道白渡给自己推荐苏和有着深刻的意义。

安杰很是看好苏和,苏和的人品让安杰十分欣赏。

在苏和今后的日子里,安杰知道苏和终归会有一劫,这是每一个人都知道,可是却无法阻止的一劫。

这一劫乃是苏和从政这条路上必经的劫数,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的了。

安杰本想给苏和提醒,但还是忍住了。

晚上,安杰提前给苏和云朵饯行。

苏和虽然决定第二日和云朵离开师父回部落去,但是从从心底里,还是不愿意离开师父。

看到师父给自己和云朵在房间准备了丰盛的饭菜,苏和心里很是感动。

“苏和何德何能,让师父如此照顾,教我修行,还要为我饯行,苏和以茶代酒,敬师傅一杯!”

安杰听苏和这么说,笑道:“相识即是缘分,我也是受人之托,才教授你以技艺,希望你能在今后的时间里,能学以致用,不要让这技艺荒废了就好!”

苏和扶着师父坐定,笑道:“苏和怎么敢忘记师父教诲!这一年来,苏和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情,想来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,不过,苏和的收获最终大于失去。”

安杰笑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种豁达的胸襟,今后你的人生终将不同于常人,不过,也会遇到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事情,师父言尽于此,你和云朵离开师父之后,就互相鼓励,互相扶持吧!当然,一旦有了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,也是可以来找我帮忙的。”

师徒三人,一起畅聊至深夜,方才离开了安杰的房间。

第二日,苏和怀着迫切的心情离开了天涯阁,在安杰期盼的目光中,拉着云朵的手,回到了苏德部落。

呼庆和扎嘎早已知道苏和要归来的消息,和苏琪已经在部落里等待苏和的出现。

呼庆和扎嘎自从上次出去,毫无收获的归来。

那位江湖术士和昭和行踪不定,还不等呼庆和扎嘎赶到,就回去了昭和的行宫。

呼庆面见了苏和,请求带一队士兵前去攻打昭和的行宫。

扎嘎知道呼庆一直觊觎昭和的地盘,也极力撺掇苏和同意呼庆的计划。

苏和听罢,低头沉吟良久。

“我们倒是没必要两败俱伤,相安无事当然最好。”

然而,阿木尔却表示反对。

“要知道,这位小师弟的师父正是被那位昭和所杀,可见那昭和也不是个好人!去夺了他的营盘也无可厚非!”

苏和道:“知彼知己,百战不殆,呼庆压根就不了解对方的实力,仅凭去过一次昭和的营盘,就想一举拿下,显然很不现实。”

苏和认为这样的行动太过冒险,可能会导致不必要的伤亡。

在犹豫不决之际,苏和决定召开一次部落会议,听听其他族人的意见。

会议上,众人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,有的支持呼庆,有的则赞同苏和的观点。

最终,苏和做出了决定。他派遣了一小队精英士兵,由呼庆带领,前去侦察昭和的营盘。

同时,他也叮嘱呼庆要小心行事,不可轻举妄动。

呼庆带领着小队出发了,他们小心翼翼地靠近昭和的营盘,伺机而动,趁昭和的卫兵换岗之际准备冲进去,一举拿下昭和的行宫。

在营地周围,呼庆和他的手下们隐藏起来,观察着敌人的动静。

昭和的营盘依然防守严密,戒备森严。

好在呼庆手里的玉佩还在,只是白天太过于显眼,呼庆决定夜晚突袭。

不过单凭他们这一小队人马,想要直接攻击营盘是极其困难的。

他决定暂时按兵不动,等待更好的时机。

过了不久,呼庆和扎嘎终于等到了一个好时机。

这天,线人来报,说昭和不日将举行婚礼。

昭和上次下山时,看中了一个女子,便花费重金,买通了这女子的家人,要娶这女子为妻。

为此,昭和会举行一个隆重的婚礼,迎娶此女子做压寨夫人。

呼庆听罢,觉得机会来了。

昭和成亲那日,整个行宫都弥漫着喜庆的氛围。

为显示自己的重视程度,昭和派出了一支庞大的队伍。

这些士兵身着鲜艳的红色服装,脸上洋溢着喜悦和祝福。

队伍一路前行,前往迎接新娘。

道路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,这一路,虽然平日里看不到多少老百姓,可一旦有什么热闹,就会突然出现很多人。

这正是呼庆所要的效果。

士兵们整齐地排列成队,步伐稳健而有力,展示出他们作为军人的威严和纪律。

他们手中拿着鲜花和彩带,将道路装点得五彩斑斓,仿佛一条绚丽多彩的彩虹。

当队伍到达新娘家门口时,昭和亲自下马,迎接着新娘。

他的眼神充满了温柔和爱意,与新娘相互凝视,仿佛时间凝固在了这一刻。两人手牵着手,一同登上了装饰华丽的马车,开始返回行宫。

随着队伍缓缓离去,士兵们护送着昭和和新娘返回昭和行宫。

沿途,看热闹的人群越聚越多,呼庆和扎嘎带领着自己的那一队人马,也穿着和昭和士兵一样的服装,跟在迎亲的队伍里。

混迹在昭和队伍里的呼庆的人马,本来就是一支精锐部队。

来到昭和的行宫之后,立即,就将昭和的部队灭了个七七八八。

昭和还没来得及和自己的新娘入洞房,就已经四面楚歌,不得已,在几个残兵游勇的保护下,从行宫逃了出去。

呼庆从一个没来的及跑出去的士兵口中,得知昭和弃行宫于不顾,便和扎嘎一起来到了昭和的新房里。

呼庆笑道:“没想到,这个昭和竟然如此不堪一击,不过,所谓穷寇莫追,谅这个昭和也不敢再回来找我们的麻烦。”

扎嘎道:“这也算是天助我等,这行宫占领的也太轻松了些。”

两人原以为昭和临走一定也带走了新娘子,没想到,昭和匆忙之中,连新娘子也顾不得了,自顾自的跑路。

扎嘎随着呼庆来到了昭和的行宫,正看到新娘子还蒙着盖头,坐在灯烛通红的新房内。

呼庆忙拉了扎嘎走到一边,正好看到,昭和临走时匆忙脱下的红色袍服。

原来,昭和怕红色太过显眼,临走换了夜行衣,扔下了成亲时的新郎喜服。

呼庆笑道:“扎嘎,你来试试这喜服,我看看帅不帅!”

扎嘎好奇,便拉起喜服穿在身上。

扎嘎原本底子就不差,个头和昭和也不相上下。

穿上喜服之后的扎嘎,越发显得帅气非凡。

他原本就身材高大,穿上红色的喜服后更显挺拔,整个人仿佛被一层喜气洋洋的氛围所笼罩着。

呼庆看罢,竟然萌发了一个主意。

呼庆拉过扎嘎,对着扎嘎耳语了一阵。

扎嘎立即红着脸,摆手拒绝。

“扎嘎,这有什么,昭和也是强抢一般的将这女子弄到这行宫里来,如果昭和真的在意此女子,临走之前,就不该将这女子一个人孤零零的丢下,可见,这女子也是遇人不淑,我知道你还未婚配,今后这行宫终将会有你的一半,你一定会给这女子幸福的生活,听说,这女孩子可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哦!”

扎嘎道:“哥哥,那我也不能乘人之危,我想,还是要看女孩子的意愿,如果这女孩子愿意跟着我,那当然好了,可是,如果她不愿意,我想我还是愿意做个顺水人情,将她送回家去。”

呼庆笑道:“扎嘎,我果然没看错你,好吧,一切随你!”

呼庆嘱咐跟着的几个人,在新房外面好好守护,便自行离开去行宫的另一个房间休息去了。

扎嘎来到了新房,轻轻的取下女孩子的盖头。

在取下女孩子的盖头的瞬间,扎嘎就被女孩子的容貌惊艳了。

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,她的皮肤白皙如雪,眼睛低垂,嘴唇微微上扬,散发着迷人的笑容。

她的头发如瀑布般垂落在肩膀上,轻轻拂过她的肌肤,显得格外温柔动人。

扎嘎不禁看呆了,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。

他想要将这个女子紧紧拥入怀中,感受她的温暖和柔软。

然而,他却不敢轻易表达自己的情感,因为他知道这是一种禁忌。

但他的目光始终无法从女孩子身上移开,仿佛她就是他生命中的一道光芒,照亮了他内心深处最黑暗的角落。

扎嘎不得不承认,自从自己成年之后,还从来没有如此被一个女孩子深深吸引过。

女孩子害羞的低着头,不敢看向掀开自己盖头的人。

扎嘎拿着盖头,一时不知所措,呆呆的看着女孩。

女孩似乎有些奇怪,在等不到掀盖头的男人的回应之后,终于抬起头看向扎嘎。

扎嘎再一次被震撼,心里扑通扑通的打着鼓,一时之间不知该向女孩说些什么。

女孩的眼睛很明朗,纯洁的看向扎嘎,似乎也被扎嘎所吸引了。

但是,女孩很快便含笑低下了头。

扎嘎看得出来,女孩一定还没见过昭和的样貌,如果女孩见过昭和,此时看向自己,就不会是这样的表情。

而一定会被他这个陌生人吓的不轻。

“你......”扎嘎终于嗫嚅着说出了一个字。

“......”女孩重新抬头看向扎嘎,看到扎嘎如同呆雁一般的模样,继续含羞地下了头。

“我......”扎嘎再次吐纳出一个字,却不知该说些什么!

女子看到扎嘎如此模样,不由得被扎嘎逗笑了。

“我听说娶我的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,没想到,见到你却是如此呆萌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

女孩子不再矜持,含笑用手帕轻轻遮住脸颊,抬头上下打量着扎嘎。

扎嘎却被看的不好意思了。“姑娘这是何意?”

“我正要问你,你是要娶我的那个人吗?”

扎嘎听到女孩直言相问,不由的红了脸。

“我那日从市集上回来,就看到家里堆 了许多平时从来都见不到的丰厚的礼品,嫂子平日里很少笑脸对我,那日却难得的对我和蔼可亲,嫂子说,有人下聘了,过几日来迎娶我,让我随她去裁缝那里先做几件像样的衣服穿。那个时候,我就对我未来的夫婿充满了幻想,在我的心里,他就是一个盖世的英雄,我的命运因他而从此改变。今日,见到你,我觉得,和我想象的有点距离。”

扎嘎听女孩这么说,心里很奇怪,既然昭和在集市上就见到了女孩,却没有当时就将女孩带到行宫,反而先去女孩家下聘礼,昭和如此讲究礼数,看来这昭和倒也并不是一个恶人。

扎嘎看到女孩如此善良,不忍心欺骗,只好对女孩说了实话,“其实,我是你夫婿的手下。”

“哦?”女孩的眼神中有一些失望,不过这一点失望立即转变成其他东西。

“那?既然你不是我的夫婿,你为何穿成这样,又如何会出现在这里?你是在骗我吧!”女孩想了想,又含羞笑了!

“我没骗你。不过,这件事情说起来,实在是有些复杂。如果我讲给你听的话,你一定会觉得很匪夷所思。”

女孩指了指自己的身边,示意扎嘎坐下来慢慢讲。

扎嘎这才做了下来,“我还不知道你叫做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做娜仁花。”

“娜仁花?好听的名字。”扎嘎不由自主的赞叹道。

“那你呢?你又叫做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名叫扎嘎,从小就没了爹娘,后来,我的师父收留了我,从此,我就随着师父,在这个地方住了下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