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读趣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读趣网 > 其他类型 > 我在东北当地仙 > 第159章 愤怒的金若雪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八月份的太阳烘烤着整个大地,一个电话惊醒了正在打坐中的杨凡,“您好请问您是杨先生么?我是金秀秀,妈妈最近情况不太好呜呜呜!”

“先别哭,给我个位置马上就到!”听着女人的哭泣声,杨凡想起那天同学聚会上的那个柔弱女人!

京都郊区的一个大山脚下,一条雨后泥泞的小路上一辆吉普车正在缓慢行驶,前面一排排的简易房是所有京漂人安身之处,最后面最破的一间简易房中,几块砖头上铺着几块薄厚不一的木板,一个没有头发的女人正在不停咳嗽,偶尔还会有几口血痰吐出!

金秀秀泪眼婆娑的看着床上的母亲,旁边一个肥胖男人不停的打量着金秀秀,眼神里全是贪婪,手捏着鼻子,似乎是屋子里有什么难闻的气味一样,“秀秀如果你跟了我宋老九,你妈看病的钱我掏了,你也会荣华富贵,考虑考虑吧!”

宋老九今年四十五岁,是这里所有简易房的房东,家里有一块空地,盖了几十间简易房,每个月也能收到几万块的房租,手里有点余钱,自从金秀秀搬进这里,他就早已经相中的不要不要的了,只要金秀秀点头他就会立马回家修了那个黄脸婆!

“咳咳咳滚你给我滚,咳咳咳就是我死了也不会卖女儿!秀秀妈妈连累你了咳咳咳!”金秀秀的母亲一边说一边在咳血,神情冰冷愤怒,眼神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宋老九!

“好好好,死老太婆有你求我的一天!”说完转身就走,就在这时候看见一辆豪华的吉普车停在路边,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走下车来,直奔金秀秀所在的简易房!

“妈,妈你别吓唬我啊!你别丢下我啊!”听着屋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,宋老九立马冲进屋内,看着已经没气的女人!

“金秀秀赶快抬走,太晦气了,死了人以后我怎么往外租了!”

金秀秀哭喊着自己母亲,唯一一个亲人离开自己,让金秀秀心如刀绞,看见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出现在自己身边,金秀秀无力的哭诉道,“杨先生您来晚了,现在妈妈不在了!但还是谢谢您!”

杨凡看着眼前柔弱的女人,就像是红楼梦中的林黛玉一样,凄婉可怜又楚楚动人,“我不让她死,她就不能死!”

“你妈妈现在是处于假死状态,别急有我在”,说完在金秀秀震惊的目光中,杨凡手里多出五根金针!

杨凡施展的是百家不传绝学,五行夺命针,此夺命是像天地夺命,夺假死之人性命,五针对应人体五大命穴!

杨凡第一针扎在头顶百汇穴,为泥丸宫所在,生养命魂,沟通天地人魂!

第二针扎在了足底的涌泉穴位之上,采取的是疏通经脉让身体天地沟通!

第三针扎在了手虎口位置的劳宫穴,刺激心脏,激活心功能!

第四针扎在丹田处的定关穴位之上,刺激人体阴阳,此四针下去金秀秀的母亲直接吐出一口浊气,面色逐渐红润!

杨凡法力进入金秀秀母亲身体,找到癌细胞扩散位置,用法力包裹清楚,随后最后一只金针扎在了金母的人中穴!

金母一口腥臭的黑血吐出,随后悠悠醒来,看着正在给自己施针的杨凡,脸上全是感激之情!

五分钟后杨凡收针,看着金秀秀那满是泪痕与激动的小脸说道,“把值钱的都带上,去医院检查一下,基本上你母亲都好了!以后就别住这里了,毕竟你也是公司的主任不是!”

金秀秀直接扑进杨凡怀里痛哭流涕,杨凡的新衣服都弄得湿一片干一片,“啊杨先生,我太激动了,不好意思我以后有钱了一定赔!”

随后看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母亲,就像是做坏事被发现的小女孩一样,脸上羞红一片,“妈妈咱们走不住这里了,现在您病好了,我还有两千多块钱!够租房的!”

金母直接坐起身子,感受着久违的温暖,脚上腿上也有了力气,“好好走现在就走!”

这里早就住够了,那个一直惦记自己女儿的人让他特别讨厌,赶快离开这里!

看着离去的吉普车,宋老九一句话都没敢说,能开几百万豪车的人,能是简单人物么,就那能让死人重生的医术,自己是不要命了和他抢女人!

眼睛打量着车里豪华的内饰,看着坐在副驾驶上娇羞的女儿,方兰心里明白,毕竟自己曾经也是这么过来的,可是自己家的条件根本就配不上,那个开车的帅气男孩!

“哎”悠悠叹息一口气,方兰心里在想如果那个人还活着,自己也许生活会好一些,女儿也就不用这么自卑了!

杨凡来到曾经住过的复式住宅,金若雪与慕容馆馆正在打扫卫生,他们接到杨凡电话就来开门,听说金秀秀的遭遇两女也是一阵同情,买了好多补品与生活必需品,才来到这里!

看着眼前豪华的房子与两个漂亮的女孩,金秀秀有些自卑,尴尬的搓着手心!

杨凡看出女孩尴尬,介绍了几人认识,“以后你住在这里,房租一个月一千块,别说别的,以后挣大钱了再说别的!”

“小凡哥哥你感没感觉秀秀姐和若雪姐,长得也太像了,最少有七分像!慕容馆馆好奇的打量着两个人!

“其实第一次见,我就感觉她和若雪很像,毕竟龙国太大,人口也多有几个像的很正常,可是我观其命数,是手足之亲这个就难解释了,而且秀秀父亲在他小时候就不在了!”杨凡小声的和慕容馆馆嘀咕着,心里也有些不解!

“或许前世姐妹吧!小凡哥哥下午陪人家逛街呗!”慕容馆馆岔开话题,搂着杨凡的胳膊撒娇的说道!

金若雪与金秀秀彼此相互看着对方,眼神中出现迷茫之情,又有一丝丝心灵上的悸动!

就在这时候方母提着一个塑料袋子走了过来,哗啦一声袋子破裂,里面一堆祭祀的物品掉落下来,一个黑色的灵牌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!

杨凡金若雪馆馆三人看着灵牌上的字,浑身一震惊掉下巴,随后金若雪浑身颤抖无边的愤怒,手抓着刻有“亡夫金鎏云灵位”的灵牌,泪水滚滚落下!

金母与金秀秀神色慌张,一劲的道歉,说不应该带这个进来,弄脏了屋子之类的话!

杨凡制止了两人举动,叹了口气解释道,“金鎏云还活着,若雪是她的女儿,你们应该是亲姐妹!”

屋里在一次的陷入沉默,方兰回忆着丈夫离奇的死亡,与那没见过的尸体,在看看两女,终于脸上出现愤怒与不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