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读趣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读趣网 > 其他类型 > 绕孤山 > 第八十七回生不如死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“回太子殿下,是碧玉那丫头!”

上前问清楚,小跑着过来回话的徐寅,心里也不明白太子到底什么意思!

难道,回心转意了?

还是看上伏小姐的丫鬟了?

想到这儿,徐寅就忍不住一阵恶寒,差点儿没忍住打个哆嗦!

心想,这都什么事?

好在专心想事的太子,并未注意到他的异常,就在徐寅和谷好儿摒弃凝神等待命令时,太子突然转身,迈腿继续往前走,同时又扔下四个字;

“带来问话!”

带谁来?

是他吗?

难道太子也要拔他的舌?

一脸恐惧的谷好儿,抬头泪汪汪盯着徐寅,眼里都是哀求!

徐寅……

笨死算了!

“去把那丫头带进来!”

没好气的瞪了眼吓白了脸的谷好儿,徐寅扔下这句话赶紧跟上去。

“好……奴……奴才这就去!”

感觉自己又活过来的谷好儿,咧着嘴惊喜的回着话,就朝小门儿跑去。

太子大步流星,一路回到东宫正殿,才坐下吃了几口茶,谷好儿就带着一身灰绿丫鬟装扮,身材瘦弱,眉眼清秀,表情怯懦,眼底有明显青色的碧玉,已经候在殿外。

“带进来!”

放下茶盏,太子阴着脸冷冷发话,徐寅赶紧出去把人带了进来。

头一回进东宫……

确切来说,是独自一人头一回进东宫的碧玉,战战兢兢跟着迈进门槛,此时整个人已被恐惧淹没!

对她来说,见不到太子害怕;

害怕回去被伏怜滢责罚,毒打!

而眼下见到太子,她亦怕的要死;

因为,太子随时可以要了她的小命儿!

此时的碧玉,进也难,退也难!

想想,左不过都是一死,索性就这样了!上前跪地,头不敢抬,话不敢说,就那样呆呆跪着!

“碧玉……”

好几个呼吸后,头顶传来属于太子冷冷阴阴的声音。

“是……是奴婢!”

碧玉忍着恐慌小声回答。

……

此时,站在殿外低着头的谷好儿,心里虽然好奇,太子为何要把伏小姐的丫鬟叫进内殿问话,却丝毫不敢乱动一下,就这么站着等了莫约一炷香的时间,就见碧玉完好无损的被徐寅送了出来,并不忘叮嘱他;

“日后,碧玉姑娘若来传话,你第一时间前来通报,不得经他人之口!”

“是,奴才一定照办,请徐公公放心!”

见谷好儿安分又不失机灵,徐寅满意的点点头,随又对低着头的碧玉道;

“姑娘赶紧回去吧,往后有事就由你来传话,记住,只有你来传话才有用!”

徐寅的声音不低不高,却带着莫名的警告,让碧玉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升起淡淡的感激;

“是,奴婢多谢公公!”

说完,碧玉眼睛丝毫不敢乱看一下,低着头就跟着谷好儿离开。

这时,乐椿姑姑端着几碟小点心过来,看见徐寅赶紧笑着问;

“徐公公,太子殿下此时可是在忙?”

“太子殿下刚从陛下那处回来,乐姑姑快进去吧,想必殿下此时也是饿了!”

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内殿,乐姑姑把四碟精致小点心摆在外面的桌上,这才看着站在内室,背对着她,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太子轻声道;

“奴婢做了几样小点心,殿下可要尝尝?”

说完,见太子缓缓转身,站在原地盯着外面桌上的点心不言不语,也不动一下。

乐姑姑心中不忍,便又道;

“这几样点心,都是皇后娘娘生前最喜爱的……”

说到这儿,想起闽皇后的乐姑姑,忙低下头赶紧擦了擦眼泪,生怕惹的太子也跟着难过,而后又抬起头,挤出一丝笑容又说;

“奴婢知道殿下不喜甜食,方子也照着殿下的口味有所改变,您才忙碌回来,多少用些,也好尝尝味儿,若是合口,奴婢下次就多做几样!”

看着乐姑姑一脸期待,充满关心的样子,想起刚才碧玉所说的话,太子觉得,他就是个天大的笑话!

堂堂一国太子,就连往日吃的点心,都是旁人敷衍了事从酒楼买来;

原本这也没什么,毕竟他好那口儿,恨就恨在那贱人每次拿着酒楼买的点心,却谎称是她亲手所做,骗的他感动不已,对她掏心掏肺……

没勇气再接着往下想的太子,看着桌上的四碟精致小点心,突然发现,原来这世上还有真心关心他的人!

因自我厌恶,一阵阵恶心反胃的太子,鬼使神差的朝着外面的桌子走去,过去想也没想,就捏起一块儿点心咬了一口;

没有预想到甜腻腻的味道!

温热、松软、醇香、后味带着食材本身的淡淡甘甜,确实不错!

就这样,阴沉着脸的太子,站在桌边儿一连吃了四块儿点心,彻底压下反胃感,脸色也渐渐好起来。

这让一旁的乐姑姑喜的跟什么似的,转身出去又研制更多,更和太子口味的吃食去了!

而缓缓坐下,手中把玩着银葫芦吊坠儿,沉思好一会儿的太子,抬头对徐寅吩咐;

“放出风声,就说孤写信给……那伏怜滢,让人传话给祁容实!”

“是,奴才这就去安排!”

“让叶茗来见孤!”

“是——”

说着,徐寅赶紧退了出去。

太子则坐在那里,摩挲着手中的银葫芦挂坠眼眸阴沉,显然是在酝酿着什么大事!

不一会儿叶茗来了,太子这才缓缓抬头开口道;

“提前去鲜味楼安排一下,确保不出纰漏!”

“太子殿下想要何等结果?”

不清楚太子要达成什么目的叶茗,壮起胆子一问,就问的太子嘴角挂出一丝诡异笑容,直看的人心惊胆寒,汗毛竖起。

然而,太子接下来的话,更是让人发怵;

“自然,让那对贱人,身……败……名……裂!”

够狠!

叶茗心里暗想着,就有了大概计划,当即抱拳领命;

“是,属下保证成事!”

“这般趣事,自然不能少了添火浇油的,别忘了支会她!”

“是,属下晚上就去!”

“嗯!下去安排吧!”

“属下告退!”

叶茗说着就退了出去。

太子缓缓起身迈出门槛,站在廊下一脸冷笑眺望天边,满眼都是残忍又嗜血的笑容;

“桃桃,好戏就要开始了,你等着看吧!”

“那贱人,贱种……一个都跑不了!”

“孤要让他们,求生无门,求死不能……”

“要让他们……一个个……生不如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