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读趣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读趣网 > 其他类型 > 开局荒年,农家福女开挂养家 > 第一百零五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一百零五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

李叔恒看看在旁边塌上睡着的兄妹三人,眼中尽是柔情,哑着嗓子道:“快回去休息吧。”

福宝赶忙抬起头,笑道:“小叔醒啦!”她哒哒小跑过去倒了杯茶水给李叔恒递过去:“润润嗓子。”

李叔恒微微抿了抿,道:“我已经没事了,你们快去睡一会儿。”

福宝笑道:“我也睡饱了,小叔饿不饿?我可是拿了五味斋的点心。”

李叔恒笑道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福宝:“谁说小孩子才吃?阿爹和大伯他们都喜欢。”说着从桌上把点心拿过来让他垫了垫肚子。

趁着他吃东西,福宝道:“小叔,你这次回来,是为了什么?”

李叔恒吃东西的手一顿,道:“军中的事情,知道了于你无益。”

福宝:“万一我能帮上忙呢?”说着又怕他不信,指了指他的伤口道:“小叔的伤口还是我缝的。”

李叔恒自然知道,缝合时他是有有意识的。比起军中的医师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于是沉思了下,开口道:“敌方有个将领,听说他的妻儿还在禹州。原本想着能不能找到他们,进而劝降那位。没想到,我才出军营,就被人盯上了。”

福宝皱着眉头:“天下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情?不会是……”

李叔恒道:“对,我也怀疑,可能是军中出了内鬼。”

福宝看了眼他的伤口道:“他的妻儿住在哪里?或者有什么特征吗?我差人去找一找。”

李叔恒道:“这事儿你还是不要介入了,太危险。”

福宝:“那这事儿看起来也不是很着急。看来那将军降不降,我们天启的军队都会赢的。”

李叔恒把嘴紧抿着,最后轻叹道:“罢了,我只知道那家有三口人,小儿子应该和崇禧差不多大。郑鹤松是入赘的,那家人姓叶,老爷子前朝的武将。”

福宝瞳孔骤然一缩:“叶?”她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叶宣一家。于是急切开口道:“叶宣吗?”

李叔恒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福宝心中隐隐发烫,这不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吗?她早就觉得叶家有些不同寻常,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和前朝扯上关系。如果真的是他们,那她就敢肯定,叶家人一定会愿意帮忙。

想到这里福宝带着笑意道:“我可能有些线索了,小叔先好好休息,我去求证一下。”

李叔恒看着她胸有成竹的样子,有些好笑道:“行,万事小心。最好不要亲自去做,我怕……”

福宝:“我就是一个小丫头,谁会一直盯着我呢?小叔放心。”

李叔恒无奈道:“还是多注意吧。先不说我担心,你爷爷奶奶要是知道我让你只身犯险,这家我可是回不去了。”

福宝笑着答应。李家两兄弟这时候才先后醒来,崇明围着李叔恒问这问那,崇望赶忙把煎好的药端过来喂给他。

福宝对他们道:“小叔伤势很重,夜里发热的话就熬药给他喝。伤口每日换药,记得要好好清理干净伤口再用干净的布子包扎。”

李崇望细心的一项一项记好,然后才问道:“交代这么多,你要去哪里?”

福宝笑道:“小叔要找的人我可能知道是谁了,要去确认一下,你们照顾好他,我尽快回来。”说完,她又在厨房里留了很多吃食,嘱咐道:“最好不要出门。”

两人都齐齐答应,崇明凑过来道:“我陪你去,给你赶车。”

福宝:“我雇马车就行。”

崇明不满道:“雇马车还得去车行,多麻烦?要是被盯上了,那人家还不是丢下你就跑……”

福宝被他的碎碎念整的头大,答应道:“好——听你的行了吧?”

崇明这才满意的点头道:“福宝真乖。”

两个人准备好后,跟他们二人说了一声,即刻出门。

马车走了一个时辰,才到了叶家外面的巷子口。福宝心急地跳下车道:“哥哥,马车进不去,你在此处等我吧。我去去就来。”

不等李崇明回答,她就已经小跑着穿过小巷,七拐八拐的来到了李家的院门前。砰砰砰几声后,没有传来熟悉的声音,而是静默中夹杂着细微的脚步声。

福宝心头一跳,但是跑肯定是来不及的,门已经开了。

她微微抬头,看着和门齐平的大汉,怯生生道:“叶宣在家吗?”

男人看她的目光冷冰冰的,但没有其他的反应,只是道:“他不在。”

福宝往里稍稍张望,男人立刻挡住她的视线,凶神恶煞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福宝的眼眶里登时盛满了泪水,有些委屈道:“你是他阿爹吗?他什么时候回来?我们约好了去一起吃糖水的。”

男人不耐烦道:“不知道!”说完把门砰的一声关严了。

福宝听到里面的人道:“是个小丫头,来找那家小子的。”

“还以为是条大鱼,这么守着,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抓到人啊。”

福宝不敢再听,赶忙转身出去。没走几步,身后的门又开了,那大汉走出来道:“他一会儿就回来了,你进来坐坐。”

福宝装作有些害怕的样子,道:“不……不了。我一会儿再来找他。”

男人显然是不耐烦了,一把提起她就扔进了院子:“废什么话,让你进来你就进来。”

福宝的眼泪登时哗啦啦的流出来,小嘴一瘪,随后便是惊天动地的哭声:“我要阿娘——哇——”

躲在屋里的人全都一个个站出来,冷声呵斥:“不许哭,等他们什么时候回来,我们就放了你。”

福宝挂着泪珠,看了看他们,十几个人,一看就是军营里出来的,今天真是想跑都跑不掉了。

抓她进来的男人受不住她的哭声,呵斥:“再哭把你嘴给缝住!不许出声儿。”

福宝抽噎着闭上嘴,惊恐的看着他们,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嗝儿。

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少的人慢吞吞走过来,给她递了杯水道:“你若是听话,我们保证不伤害你。”

福宝赶忙点头:“福宝最听话了。”

那人笑了笑摸摸她的头:“那你说叶宣会在哪里呢?”

福宝:“他平时都在家里,不出去的。”

几个人前前后后各种话术问她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到。

大汉恼道:“说是要问,我把人抓回来,问问问,问了半天什么都没问出来。我就说一个小丫头片子能知道什么?现在好了,她看到了我们这么多人,真是麻烦。”

福宝突然觉得大事不妙,果不其然,立马有人开口道:“没事儿,把人带回去,向郑将军证明他家人还在就行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