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读趣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读趣网 > 其他类型 > 青山巍巍 > 第八十七章 价值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说话间,西州的侍卫已经将衙门的衙役催到了码头前。

那张大壮见官差来了,立刻换了幅脸色,开始哭诉自己父亲的苦难。

“官差大人,来得正好。”

阿笙一人款款朝码头走来,不慢不紧地指着张大壮,道:“我要状告此人冒认他人身份,企图讹诈。”

张大壮扯了扯嘴角,他早就想到会被人告讹诈,正欲反驳,却听阿笙道:“前日里,这码头的确因意外伤了个工人,我家掌事念在老人劳苦,已经赔偿了他儿子五贯钱,次日,此人便自称是那张老汉的儿子再次跟我们索要银钱。”

“什么玩意儿?”

张大壮听清了阿笙的诉求后,一时懵了,“臭娘们儿你是不是疯了,老子爹是谁在场这些人都可以做见证!”

张大壮的粗话让衙役眼神微眯,他见此立刻噤了声。

阿笙低垂了眉目,一幅乖顺的模样,“这位大人,此人一直自称是那张老汉的儿子,但咱们央国可有随意拉人作证就可证明父子关系的?”

那衙役听闻这话,沉了眉目,对张大壮道:“可有户籍?”

央国户籍之上除了人身信息,还会记载从事工种,雇主为谁,以证明其良身,但张大壮这般替主子办事的,自然不会拿出户籍将身后之人牵扯进来。

他支吾了半响,阿笙缓声道:“那便只有验亲了。”

要验亲便要见尸首,一验便知死因究竟为何。

阿笙想,若当真那张老汉是因重物砸身而死,张大壮是不怕验的,要么这人根本没死被他藏了起来,要么就另有死因,无论哪一样张老汉的尸首都见不得光。

张大壮似乎想起了什么,他指着锦瑟道:“你这侍女前日里给过我银钱,我若不是张立德的儿子,她又怎么会给我钱?”

那衙役一听,眉目微瞪,问道:“既已经赔偿,又为何还来要钱?”

“大人啊,我父亲死的惨啊,他们给那点钱哪里够啊!”

说着张大壮又开始哭闹起来。

阿笙却并不理会这个,而是开口道:“大人,前日来领钱的可不是他。”

“哦?”

“你放屁!”

阿笙指了指张大壮,问锦瑟:“可是他?”

锦瑟勾了勾嘴角,摇头道:“不是他。”

“那就是了,大人,此人无法证实自己是那张老汉的儿子,却一直阻拦我们做事,我们商道承载的是东境诸国与西州之间的往来,陈国岸口风平浪静的什么事都没有,却偏偏在央国出了这般无赖事,这要是闹出去,丢的可是朝廷的脸面。”

阿笙这一通话说完,那为首的衙役脸色便沉了下来,再不听那张大壮分辨,上前就要拿人。

“你们敢!”

阿笙挑眉看着张大壮就要去摸自己怀里的腰牌,却想到了什么,硬生生收手。

今日阿笙他们临时起意去找的衙役,张大壮哪里来得及打点,见他人被扣下,剩下的脚夫开始急了,纷纷开始与他撇开关系。

阿笙朗声道:“我知道诸位也是受人蒙骗,善心被人利用,只要随大人们去做个证就好,我们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
听阿笙这话,那些汉子脸上复才轻松许多,又告谢连连,方才乖乖地跟着去了衙门。

锦瑟不懂,阿笙为何要放过这群人,漕运的人多的是,换了即可,何必作这个人情。

阿笙看着随衙役离开的那群人,神色淡淡的,“我们不追究他们,不代表漕运主家不会追究他们,不过一句漂亮话便能多一些人证,有何不可。”

待看热闹的人四散,茉莉方才走上前来。阿笙道:“央国商行司的官员可能联络上?”

茉莉点了点头。

“派人盯着衙门那,若有人去赎张大壮便先下手为强,将人绑了送去给商行司的人,就说有人意图阻碍央国商品出海,怀疑是敌国细作,让他们派人摸查背后的人,尽量将事情往严重了说,咱们没时间一次又一次跟人耗着。”

末了,阿笙吩咐了一句,“你可不能再打他,别再被落了话柄。”

茉莉虽然生气,但也省得其中的利害关系,这才转身去吩咐之后的事。

阿笙遥遥地与弄墨见了见礼,方见她随茉莉离开了。

待二人走后,阿笙神色沉了沉,她转身对锦瑟道:“下次遇到这种事不要自己冲在最前面,却让茉莉带着武卫在旁边干看着,她自小养尊处优惯了,可不会认你这份人情,只会认为这是你应该做的。”

阿笙缓缓道:“弄墨姑姑是裴氏以照顾茉莉生活而派来的人,她不能撇开茉莉管商道的事,但茉莉却不是,该让她站出来的时候,你不要替着。

就像今日,她是西州公主,这群人是知道的,断不会对她动手,退一步讲,即便真动手了,她还有武卫护着,但阿姊,你不同,你没有强大的背景,在外经营须得保护好自己。”

听得阿笙这话,锦瑟垂了垂眉目,而后抿着唇点了点头。

今日码头的事便是这般了结了,锦瑟见现下也没什么事,便与阿笙一同回了城。

日暮西斜,锦瑟的车驾穿过闹市,在鱼浮巷外停下,天光在巷内投下大片的剪影,仿似将巷外的热闹都隔绝在外。

阿笙刚下车驾便见到街对面文集雅舍的门前有一辆珠帘宝驾,甚是熟悉,那是合德公主的车驾。

此时,合德公主一袭烟雨浮屠裙自内走出,她笑得娇艳,身后是恭送她的贵子贵女们。

合德近日招揽到了四名华清斋的新贵,今日正好来此参加诗会。

她抬眼便见到街对面刚下车驾的阿笙,却恍若未看到一般,目光随意地扫过,而后上了自己的车驾。

锦瑟见此不由蹙了蹙眉,从前那般殷勤想要招揽,如今却对人视若无睹。

阿笙勾了勾唇角,如今她这名声是女娘们最不愿沾染的,再者那是她父王下的旨意,合德又怎么能违抗,再私下与阿笙交好。

阿笙别过锦瑟,只身走进了鱼浮巷的阴影里。

在权势面前,这世上没有永远有价值的人。